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86:打火机,火石
    普通百姓的主食都是麦饭。

    所谓麦饭就是将小麦连壳一块蒸着吃,时常掺杂砂砾或者小石子儿。

    因为给小麦去皮或者将小麦磨成粉制成各式面点,所需人工成本太大,普通百姓负担不起。

    裴叶煮的这锅粥却是雪白的大米,剥了壳的、没有掺杂丝毫杂质的大米!

    煮出来的粥晶莹雪白,空气中泛着浓郁的米香,闻着就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哪怕秦绍家世好,他也不是顿顿都能吃到这样精良的大米。

    锅中煮着的米,送入宫中当贡米都够格了。

    秦绍一边喝着浓稠的的白粥,一边在内心暗暗梳理推测。

    普通百姓所用的麦饭质量不好,掺杂着的砂砾、小石子儿会对牙齿造成极大负担,因此判断一人出身如何,往往要看他们的牙齿。裴叶的牙齿磨损不严重但也跟整齐挂不上边。

    这说明她之前的生活并不富裕,至少还吃不上这样精良的米。

    现在却大方邀请他们两个陌生人食用大米,表现也非常自然,没有丁点儿心疼的意思。

    仿佛吃大米、吃昨晚那种味道香浓的面汤跟呼吸一样正常。

    这两点细节搁在一起,非常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心里有疑惑,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可没有忘记裴叶昨晚以一敌百的英姿,两人是出来游学的,不是来被人杀人灭口的。

    一整锅粥全进了三人肚子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秦绍看了一眼刚刚爬到斜上方的日头。

    “裴义士可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顺便默默观察裴叶的行为举止。

    他的直觉和眼睛告诉他——眼前这个女孩儿身上充满了秘密。

    “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秦绍笑道:“继续隐居山林,偶尔出来行侠仗义,还是到处游历见识?”

    裴叶当然不会“隐居山林”,她可是要给朝廷推销100顶绿帽的女人!

    “应该会到处游历,深山老林待久了也无聊,只是……我对外界也不怎么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秦绍笑着邀请:“裴义士若无想去的地方,不如与我等同行?”

    申桑听了这话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小伙伴,不知道小伙伴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裴叶忍不住挑眉:“同行?”

    “我与友人都是天门书院的学生,结伴外出游历。如今世道不稳,若有裴义士同行,类似昨儿的事情也不会发生了。”秦绍坦白而耿直地说道,“冒昧一问,不知裴义士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裴叶想了一圈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她对这个时代不了解。

    前两个游戏副本好歹是科技萌芽背景,不论是生活还是其他方面都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出门可以开私家车或者坐出租车、坐高铁、坐飞机,通讯可以打电话、开视频,吃饭就更加方便,一个外卖搞定。第三个游戏副本不一样,搁在裴叶眼中几乎与远古时代相媲美。

    外出靠走,通讯靠吼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还有个外挂能提供营养剂,依照她这个饭量,不举兵造反大概养不活她自己。

    裴叶答应太痛快,秦绍还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我先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不好在秦绍申桑面前从游戏包裹拿东西,干脆将常用品搬出来打了个包。

    衣衫褴褛、一手持白色长棍、一手拎着破包裹,怎么看怎么像武侠小说中的乞丐。

    秦绍二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裴义士要不要去临近乡镇买两件现成的衣裳?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穿得干干净净,裴叶一副乞丐装跟在后头,怎么看怎么像是要尾随打劫的歹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,不过我没钱。”

    裴叶说得非常坦然,秦绍二人又是一阵长长的可疑沉默。

    早上那一顿粥,足够裴叶买上百身衣裳。

    裴叶也知道自己形象有问题,重新掏出昨晚那件大围巾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她在前方探路,两个半大少年在身后跟着。

    一边走一边闲谈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会跟那些人一块儿?”

    秦绍跟申桑互相搀扶着下山,他道:“听闻‘凤家军’屯兵驻守荔城,干了不少欺凌百姓的混账事情,我们一时不忿去阻拦。谁料这些人胆大包天,不仅不惧还收缴我们的佩剑行囊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被扣了行囊佩剑还有路引,人身自由也被限制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裴叶从天而降,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脱险。

    裴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两个空有一腔热血的愣头青小屁孩儿。

    “凡事要量力而行。”

    秦绍唇角忍不住泛起苦意。

    但凡是热血未凉的人,看到那一幕都会忍不住的。

    下山的路极为崎岖,野草丛生又给他们增添了难度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杂草覆盖下方的地儿是平地还是坑。

    幸好有裴叶,二人踩着她的脚印就能稳稳下山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也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待三人顺利下山,金乌已经过了头顶,慢慢朝着西边儿斜靠。

    秦绍二人看着从头到尾面不红、气不喘的裴叶,羡慕的同时又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他们年纪应该比裴叶大,但体能却远远不如对方。

    “喏,拉着。”

    下了山还有一条湍急的小河,小河不深刚刚腰部。

    唯一的木桥被人为破坏,他们要过去只能两脚蹚着走。

    裴叶看了眼两个半大少年,主动将手中的白色长棍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秦绍看看比他俩都矮的裴叶。

    武艺高强不意味着吨位重,一不留神就会被冲走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抓着就抓着,啰嗦这么多干嘛?”

    裴叶能让河水冲走?

    笑话!

    下了水,秦绍他们才发现裴叶不仅走得很稳,力道也很大,几乎是拽着他们两个过河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点柴火,烧热水给你们驱寒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两名少年被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裴叶抱着干柴和引燃干物过来的时候,他们正坐在河边鹅卵石滩附近绞干泡了水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裴义士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绍道:“冒昧一问,义士手中的东西……是火石?”

    约莫两指宽、一指长的东西,裴叶摁了一下机关,另一处就冒出了火焰。

    这古怪东西材质不详,但却极为好用,昨晚也是用它取得火。

    “火石?”裴叶没听过这个词,但结合语境也猜得出是什么东西,“勉强也算是火石的一种。”

    俗名——打火机。
为您推荐